專訪》跟仔仔、李銘順對戲太享受 朱軒洋一不小心變「觀衆」

專訪》跟仔仔、李銘順對戲太享受 朱軒洋一不小心變「觀衆」

国际顶级珠宝展 抢登台

朱軒洋是《逆局》動作擔當,劇中還要跳河。(愛奇藝國際站提供)

朱軒洋(左)在《逆局》與周渝民合力緝兇。(愛奇藝國際站提供)

朱軒洋(左)在《逆局》與周渝民合力緝兇。(愛奇藝國際站提供)

朱軒洋在《逆局》很敢衝,常把自己搞得一身傷。(愛奇藝國際站提供)

投资50亿遭诈打水漂…主嫌吸金249亿违反《银行法》从重量刑

朱軒洋人氣炙手可熱。(羣星瑞智提供)

实践ESG 远雄人寿获2021亚洲企业社会责任奖肯定

时光不负情深

南韩哀悼期活动顺延取消 韩歌手逆风发文:公演也是哀悼方式

朱軒洋人氣炙手可熱。(羣星瑞智提供)

朱軒洋人氣炙手可熱。(羣星瑞智提供)

鬼之子

机动战士高达 裸的

22歲的朱軒洋出道短短3年,就以電影《下半場》入圍臺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及男配角,今年更以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入圍金鐘獎男配角獎,在愛奇藝正熱播中的犯罪懸疑推理劇《逆局》飾演熱血菜鳥警察任非,他又表現討喜出色,與周渝民(仔仔)、李銘順等影帝前輩合作卻毫無懼色;戲裡的他總對着周渝民叫「樑炎東」,戲外也常脫口直呼「仔仔」,他受訪時笑說:「因爲戲裡把仔仔當犯人習慣了,戲外也會突然忘了他是前輩」。

朱軒洋說,能跟仔仔、李銘順、張榕容這麼多厲害的演員合作真的很幸運,演起戲來很快樂,他常提醒自己要抓住機會、把他們當成的字典,除了常請教他們,也會仔細看他們演戲,只是有時看一看,會突然變成觀衆,忘了自己也在演。例如第一天跟仔仔對戲時就很緊張,忍不住盯着他心想:「哇靠!我在跟仔仔演戲!」結果就不小心變成觀衆、忘了自己也在演,而NG了。

朱軒洋年輕、敢衝,是《逆局》的「動作擔當」,跳河、打鬥的武打動作戲幾乎都靠他,戲裡戲外常一身傷,不過他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說:「好像我比較會把別人弄傷!」透露第二季有場廢墟打鬥戲,現場很多碎石頭,他跟某位演員對打、撲倒對方時,對方拳頭不慎畫到地板碎石頭,「結果他手一塊皮就掉下來了,他自己先用凡士林黏住皮再繼續打,結果很多沙子、灰塵全都黏在拳頭上面,掉的皮愈來愈大,邊拍還邊一直把皮推回來」,他坦言自己打到後來真的有點手軟。

他說,其實他算滿會保護自己,只是偶爾很衝,比較會把別人弄傷,例如動作組有滿多位就曾被他打傷,「因爲我出拳太快,沒抓好距離,就不慎打到人家鼻子、流鼻血」。但也有一場他跟外籍移工的對打戲,他自己掛彩,「因爲是第一次拍動作戲,不小心打到他的頭,但他的頭太硬,反而是我拳頭受傷,手腕到現在還歪歪的,當時從手腕到手臂、延伸到脖子全都牽扯受傷」。

出道至今接演的戲從來都不是輕鬆活,角色難度也高,不過朱軒洋說,「愈簡單、輕鬆的,反而愈難表現,像在《逆局》我只是要做的事比較多、篇幅比較大,從第1集到24集都有我,看起來難但容易被觀衆記住,如果換另一個角色不見得比較好,我可能要花更多心力,才能在短時間內讓別人看到我」。

對於入圍金鐘獎,他說是個驚喜,公佈入圍當天他正爲了工作梳化,經紀人看直播按擴音,他聽到自己名字時有裝酷「笑一下」;看似淡定平靜,但他說其實很喜歡聽到觀衆誇「很喜歡你演的這個角色」,這種肯定會觸動、感動他,例如前陣子宣傳《逆局》時,遇到一位觀衆的爸爸很喜歡《天橋》裡的阿派,因爲在那個年代也想活得跟阿派一樣,只是沒能做到,他很感謝對方的肯定,「是我運氣好,謝謝有這好劇本,謝謝導演找我演,我只是把生命靈魂交給這角色,然後變成共同體,至於得獎與否,就是五分之一的機會,平常心。」他預告典禮當天一定會穿上自己喜歡的好看衣服,「穿自己喜歡的,我纔會覺得自在、纔有自信!」

高雄蓬莱路限速15公里 港务公司:安全考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