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銀和國際金融隊的距離 比地球和火星還要遠

國銀和國際金融隊的距離 比地球和火星還要遠

高博德說,一獲知花旗臺灣消金業務被迫出售時就把握進入談判機會。據瞭解,臺灣銀行衆多同業也都在第一輪招標案中報名了。那,爲什麼進入第二輪的「優先議約權」,國銀只剩富邦和國泰?所有被排除的本國銀行,原因絕對不在資金不夠雄厚,曾經手的外銀主管說,「本國銀行『看不懂』、『擺不出』國際金融隊討論的重點。」

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發生時,東南亞許多銀行機構受高額壞帳拖累,向國際買家招手待售。當時有大型臺灣銀行業、黨政關係人士積極運作,若能以臺灣之名買下東南亞市場銀行,將是臺灣銀行業步上國際化的捷徑。這樣的美好構想,被當時在市場兜售的掮客批評,「臺灣能不能派幾位懂得國際金融談判的人上場啊?」25年過去了,臺灣銀行業界還是沒培養出這類人才。

花旗、摩根士丹利、高盛是典型國際金融隊的隊長,各自經營決策、企業文化、中長期投資重點,甚至員工薪資結構彼此相近,溝通容易。新加坡商星展銀行1983年進入臺灣市場,在臺北市設立第一家分行,是新加坡銀行業跨出本國市場少有案例,若不是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入股,就不會有2008、2017年兩度併購擴張的經驗,淡馬錫管理層全部曾任國際金融隊,指派新加坡政經高層領導星展銀行臺灣團隊,即使如此,此次談判還是由花旗新加坡亞太區與星展總行直接對口,星展臺灣就是待命。

臺灣銀行業長期不具國際水平,只能作國際金融商品的地方銷售。總統府指示成立產學合作的國際金融學院,即將在111學年在政大、中山大學啓動,22家在臺灣經營的銀行機構參與,首波課程要培養具3年業界經驗的國際高階資產管理人才,即國際金融隊私人銀行、專業投資人的客羣服務。外銀主管說,臺灣肯定有錢培養,「但結業以後,這些人才將成孤鳥」,臺灣銀行業界與國際金融隊的距離,比地球和火星還要遠,在航向國際的途中就會一一敗陣。

共同开采南海天然气 菲律宾有意恢复与华谈判

异世界服务指南
七大罪(七原罪、七人傳奇)第3季 諸神的逆鱗 鈴木央

仅普悠玛司机被判刑 还原出事前通联纪录 王鸿薇:大家都忘了一事

《国际经济》商业投资意外衰退 澳洲第一季GDP恐放缓

兰屿飞鱼文化登场 海巡专案守护迈向第7年